©客醉 | Powered by LOFTER

【新兰】Summer Memories 3

三、

【那一年的蜕变,像手术拿掉塞住心上的茧。绊跟头的感觉,像伤口总得需要时间复原。】

阳光使脚下的移动改变了影子的轨迹。
仅仅半个月的时间,年幼的他们便成为了好朋友。许是腻在一起久了,流言蜚语也渐渐多了起来,一些不怀好意的坏小子时常意有所指地哂笑上两声。
不同于毛利兰的窘迫不安,工藤新一倒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工藤新一和毛利兰每天都顺路一起去上学,他也就自然而然地充当了护花使者。一路上他们总是互相分享着见闻,虽然更多的时间是工藤新一在给毛利兰普及他所崇拜的福尔摩斯。
纵然是早已听过多遍的故事,每当他兴高采烈地复述起时,毛利兰总会一遍遍地听着,偶尔露出些许无奈的表情。
工藤新一喜欢推理,并立志将真相作为其毕生所追逐的信仰。

毛利兰走着听着,心里却盘算着一件别的事情。
自她从新一的妈妈工藤有希子那里得知他的生日后,毛利兰便打算要为他庆祝生日。她知道,这个智商与情商成反比的家伙每年都会忘记自己的生日,即便是这个生日与他最喜欢的福尔摩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那一晚,她为他唱生日歌,她推着他去吹蜡烛,她陪他一起切蛋糕,然后她看着他许愿。
尽管她非常好奇这个男孩的愿望,但是在即将问出口时,她还是及时地把这个问题吞了下去。
她记得小时候邻居们告诉她,愿望一旦说出口就不会灵验了。虽然她想要更加了解那个男孩一些,但她更希望他可以实现自己的愿望。
工藤新一似是看出来她的想法,不等她制止便脱口而出:“我的愿望是成为全世界有名的侦探。”
毛利兰听到后无视对方的眉飞色舞,佯装出一副生气而又焦急的样子:“新一!愿望说出来
就不灵验了!”
新一看着她因为担忧和忿然而涨红的脸蛋,笑出了声,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
其实工藤新一没有告诉毛利兰,他愿望的下半句是“然后娶你为妻”。
将来我要成为全世界有名的侦探,然后娶你毛利兰。
侦探讲究的是科学的理论和确凿的证据,而不是这些来历不明的传说或是真假难辨的见闻。
恍惚间,工藤新一忽然想到,那么为什么,在那一刻,他却没有把这些说出来呢?

出于一颗想要成为名侦探的心,工藤新一每当和毛利兰一起玩耍时总会选择侦探推理方面的游戏,也不知是无意间忽略还是有意欲为之,他总对毛利兰那明显的不满视而不见。
毛利兰也曾一次次地放话这样下去就再也不和他一起玩了。只是第二天他仍会看到她撅着嘴满脸不快地去扮演凶手的角色。
纵然这样的游戏几乎每天都会进行,毛利兰也从未想过会他们真的会在回家路上遇到持刀的歹徒。
她听话的躲在那个比她略略高出一头的男孩身后,虽然身处于未知的危险与恐惧中,听着自
己清晰可辨的心跳,她却觉得莫名的心安。
事实证明,新一的机智头脑在此刻发挥了极大的作用,通过巧妙的周旋,他们最终制服了歹徒。
他们还算是全身而退,除去工藤新一帮毛利兰挡下的来自歹徒泄愤的一刀。
毛利兰知道,如果不是自己这般不慎,这些事情未必会发生。一想到充满正义感的工藤新一和各种滥好人的自己,兀自苦笑了起来。
毛利兰连忙提出帮他包扎伤口,虽然平时大大小小的伤口见过不少,但这一刀却是最为惊心动魄的。看着这个男孩因为自己而受的伤,她心中感到一阵阵的懊悔。
这样想着,手上的动作不小心重了一些,弄疼了身边的男孩,刚想道歉时她看到工藤新一迅速站起来,甩甩手臂努力表现出一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虽然在她看不到的角度,他早已疼的龇牙咧嘴。
工藤新一从未如此感激过自己从母亲那里学到的良好演技。
毛利兰并不是没有发现他微微蹙起的眉,她低下头暗自下定了决心。

在那以后,毛利兰学会了护理,也有了随身携带绷带等急救物品的习惯,只是因为身边有个
总会不小心弄出一身伤的男孩。
在那以后,毛利兰学会了烹饪,只是因为他父母常年忙碌在外,她家里时不时会有一个男孩过来蹭一顿饭顺手捞走一个柠檬派。
她记住了那个男孩喜欢柠檬派,特地去向麻美学姐请教做法;她记住了那个男孩喜欢乌龙茶,因而家中常年为他储备;她也记住了那个男孩喜欢红色,并为他们两人喜欢着同样的颜色而高兴了好长一段时间。
而他也得知了这个女孩害怕鬼怪,所以时常会用此来吓唬她;他得知这个女孩害怕打雷,所以会在打雷的时候前去她家假意索求柠檬派,然后一直磨蹭到女孩的父母回来或是天空放晴再回家;他得知这个女孩喜欢红色,所以会在被问及喜欢的颜色时脱口而出和女孩一样的答案。
日子一天天过去,当看到工藤新一在学校的元旦汇演上拉起小提琴后,毛利兰便缠着母亲帮她报了钢琴班。
工藤新一的推理能力渐渐得到认可,毛利兰也开始斩获空手道冠军。
他人只道她性情倔强、争强好胜。
只有她自己明白她做这些的真正目的。只有她自己足够优秀,才不会成为那个人的负担。
原来不知不觉间,她竟已喜欢上了这个名副其实的推理狂。
那一年,工藤新一十二岁,毛利兰十一岁。

评论
热度(13)

一只杂食性动物,一条咸鱼,一个不定时有些乱七八糟产出的姑且称之为写手的小透明。
一只混迹在古风圈、二次元和欧美圈然后痴迷苏打绿的猫,说着略有涉猎,其实对很多东西都不甚了解。
强迫症晚期选择恐惧症晚期懒癌晚期拖延症晚期,因为迷恋冷CP故被迫自割腿肉。
愿望是有一天可以给每一个喜欢过的人和每一对沉迷过的CP留下些文字。
本质是个话痨,只是不太善于社交…唔,欢迎勾搭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