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醉 | Powered by LOFTER

【新兰】Summer Memories 4

四、

【而你,在离开我之后,还停在原点;而我,在离开你之后,不断往前飞。】

毛利兰很小就听说过一个词语:门当户对。
她想,她和工藤新一也算得上是门当户对了吧。工藤新一的父亲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推理小说家,母亲是传说中的美丽女演员,而毛利兰的父亲尽管私底下是个糊涂大叔,却也算得上是全日本有名的侦探,而母亲是拥有不败纪录的名律师。
就好像童话里王子和公主的故事一样,毛利兰私心想着,他们会一起长大,然后就像她的父母那样,从青梅竹马的密友升格为陪伴对方一生的灵魂伴侣。
她一直都对此深信不疑。
然而童话终究是区别于现实的存在。
因此促不及防的分离令她一时间无所适从。
分别的那一天,东京下着雨。
当她以为这座城市会是阳光万丈时却只见天空云朵低垂,地面潮湿。
树叶在风里沙沙作响,地面没有一丝灰尘。
光线在冰凉的地面上反射出凛冽的明亮。
那令她心心念念的少年站在她面前,语无论次地解释着自己在调查一个犯罪团伙时陷入了一些麻烦,需要寻求国际性组织的援助,因而不得已要离开东京一段时间。
她看着眼前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少年一次次为自己的辞不达意而懊恼,不由笑出了声。
毛利兰想对他说自己要小心,想许诺会去帮他打扫屋子,想让他知道不需要担心她,再多的不舍到了嘴边却什么也没有剩下,脱口而出的只有一句“再见,新一。”
再见,工藤新一。
是不是,再也……不见。
工藤新一看着她眼中的失落,看着她的欲言又止,看着她的静默。
短短的几分钟,竟恰似千年已过。
不可否认,他是喜欢毛利兰的,从书店里的匆匆一瞥起,他便对她怀有一种莫名的情愫。
今日一别,却不知何时才能相见。
他并没有告诉她自己在从事多么危险的工作,会有多大的可能性为了寻求真相而牺牲在大洋彼岸某个不知名的角落。
若是透露了这些,怕是会让这姑娘陷于唯恐失去他的担心之中,惶惶不可终日。
他又怎舍得让她如此牵挂?
忽然间,他感到周身一暖。
她伸手环抱住了他。
她眼角抑制不住地泛起干涩的酸痛,一点一点细密地席卷清澈的眸底。潋滟着柔光,透明的泪滴滑过脸颊,隐没于少年微微敞开的衣领。
脖颈处潮湿温热的感觉令少年措手不及,心也不由随之轻轻一颤。圆润的清眸里掠过几丝心疼。工藤新一下意识的收紧双臂把怀里的少女更亲密的拥向自己,少女那柔软的发际拂在脸颊,那独属的清香让自己越发沉迷。
绵长的静寂,透着零星的温存。
工藤新一轻叹着,万般不舍地放开了怀里的少女。正视着她的眼眸,一字一顿道:“兰,等我回来。”
对面那个穿着白衬衫的少年看着她,笑容里似乎有阳光的味道。
他伸出手:“我们在帝丹大学见。”
毛利兰后知后觉想起,似乎自己曾宣言过将来一定要考上帝丹大学。
她破泣而笑,眼中是一往无前的坚定。
她和他拉钩许诺:“一言为定。”
那么,我们说好了。
新一,这一次,请不要食言。
她看着那个心中的少年一步步离开,走向不知名的远方。
倾盆的暴雨里毛利兰恍然间想起初遇那天的阳光,温暖而动人,少年眼眸里的光华是不可言喻的精致。
那是雨水一辈子也冲刷不掉的印记。
毛利兰惊觉有些凉意,原来夏日的雨水也会这般寒意袭人。
转身离去的那一刻,她心想,也是时候该努力了吧。
从此繁复琐碎的光阴被他的模样代替,芜杂的时光穿越距离。流光交替,那个少年却未尝远离她的记忆。
那个,她所深爱的少年。
细碎光阴尽是你,工藤新一。
那一年,工藤新一十六岁,毛利兰十五岁。

评论
热度(12)

一只杂食性动物,一条咸鱼,一个不定时有些乱七八糟产出的姑且称之为写手的小透明。
一只混迹在古风圈、二次元和欧美圈然后痴迷苏打绿的猫,说着略有涉猎,其实对很多东西都不甚了解。
强迫症晚期选择恐惧症晚期懒癌晚期拖延症晚期,因为迷恋冷CP故被迫自割腿肉。
愿望是有一天可以给每一个喜欢过的人和每一对沉迷过的CP留下些文字。
本质是个话痨,只是不太善于社交…唔,欢迎勾搭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