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醉 | Powered by LOFTER

【新兰】Summer Memories 5

五、

【忽然之间你忽略了我忽略的所有心结,当初的猜疑好奇爱恨痴嗔全已走远。忽然之间你发现了我发现的所有改变,当初的微笑眼泪喜怒哀乐都已抛在昨天。】

举目仰望蔚蓝色的天空,阳光里有说不尽的美好。在这个夏天来临之前,温暖细碎便早已洒满了一地。
与好友铃木园子一同走在回家的路上,听着耳边细碎的谈笑声,毛利兰不时附和上几句。或是宽慰她感情上的不顺,或是陪她感慨一下怪盗基德上次的表演。
说着说着,半句话就这么鲠在了喉间。
身边抱怨着阿真在她快高考的时候还要去比赛的好友不知怎么竟被另一个身影所替代。
那人边走边啰嗦他所仰慕的那个侦探,一句句背诵着其经典语录,将那些两人彼此都熟记于心的故事翻来复去的一遍遍讲述。
没有预想的索然无味,她心中是溢出心底的怀念。
“再过两天就是莫利亚提教授和福尔摩斯对决的日子了。”
一个男声骤得从身后响起,把毛利兰生生从漫天的回忆里拔起。
她顿足、回头,看到一个国中生模样的少年在人群中侃侃而谈,意气风发恰似她心中的青年。
莫利亚提教授和福尔摩斯对决的日子啊……
毛利兰毫不费力的又一次想起他。
仔细想想,离那个大笨蛋推理狂的生日似乎也只有两天了。
不知道他一个人在大洋彼岸过得好不好;
不知道他会不会一如既往地忘记自己的生日;
不知道他有没有正义感泛滥给自己招惹麻烦;
不知道他有没有愿望成真成为一个名侦探;
不知道……
不知道他是否还记得几年前的那个夏天,他们约好在帝丹大学再见。
“兰!”
提高响度的一声叫喊,迫使毛利兰回过神来。她发现一旁的铃木园子一脸八卦地看向自己。
她心中忽而升腾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说兰,你该不是在想你老公吧?”铃木园子推推她,话语中尽是意味深长。
“才没有呢。还有,都说了新一他不是我老公了啦!”毛利兰偏过头,一面替自己辩解,一面又掩饰着被拆穿的窘迫。
“还说没有呢,脸都红了哦!”
知道这样下去园子定会没完没了,于是毛利兰佯装生气:“园子!”
因为园子是她最好的朋友,所以当被问及有没有喜欢的对象时才会一不留心说漏了嘴,从那之后她便成为了园子每日调侃的对象。

侦探事务所楼下,一切玩笑嬉闹都到此为止。两个好友互相拥抱告别,为即将到来的高考加油打气。
事实上她们都为高三忙碌的冲刺阶段中能有这点放松的时间而感到由衷的愉悦。
毛利兰的成绩并不差,只是对于考上帝丹大学还缺乏自信。刚知道她立志于此时,铃木园子的错愕之情溢于言表。见她脸庞上晕着可疑的绯红后,园子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说着什么“那么我当然要和兰考在一个学校里啦”,“两个人一起努力总比一个人在认真要好吧”诸如此类的话,园子加入了她通宵复习的行列。
毛利兰想,她是非常感激园子的。
仅管那家伙这么做的一大部分原因在于京极真已经获得了帝丹的推荐信。

为了让她专心备考,毛利兰的父母在一系列的争吵后终于决定暂时放下私人恩怨,恢复以往的同居关系。
米黄色的灯光下,毛利兰翻阅着厚厚的一沓笔记,手里握着的笔不时在本子上圈点勾划。
她总是被铃木园子称之为学习狂。每次听到园子打趣说推理狂配学习狂一定相当不错时都会红着脸扭过头不再看她。
毛利兰知道,一旦被掩埋在无尽的书本中,某些记忆就不会大肆从脑海中跳出。
那细枝末节的思念在夏天蔓延滋长。
爱情如无知虫矛,在心头萦萦绕绕。

眼看着黑板右上角倒计时的数字一天天变小,高考终于在该来的时候准时到来。
安抚完紧张不安的园子,她不断做着深呼吸,然后带着一丝忐忑,怀着一份期冀迈进了考场。
写完最后一个句号,毛利兰喧嚣鼓噪的心终于沉静下来。
走出考场,她迎面就被园子抱了满怀,那姑娘满脸懊悔地说着“早知道再把那张讲义上的题过一遍了,本小姐怎么知道会考这种东西啊!”
“兰的话帝丹大学应该没有问题了吧,可惜我不能和你在一起了。”
平时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人真的在意起来可是怎么也止不住,毛利兰想尽了一切办法,好不容易终于是逗笑了园子。
重见园子恢复了笑脸,她悬着的心这才放下,纵然是园子拿她和工藤打趣,也没有表现出丝豪的不满。

毛利兰刚推开毛利侦探事务所的门,就传来父母看似变扭实则默契十足的拌嘴声。
她径自走入,想着还是不要打扰他们较好。
她推开窗,瞬间沐浴在阳光之下,金色的光散发出温暖的味道,繁茂的树木投下一片阴影,知了的叫声连绵不绝,夏日的午后,安静而恬淡。
“兰姐姐!”
楼下有着一头短发的女生抬头唤她,脸上挂着温顺的笑意。
“步美。还有元太和光彦也在啊!要上来坐一会儿吗?”毛利兰挥手,热情的回应着这些孩
子们。
“我们约好了去踢足球,下次再来吧!谢谢兰姐姐。”圆谷光彦边说边拍着手中黑白相间的皮球,然后很有礼貌的向兰告别。
跟着跑出几步后,吉田步美停下了脚步,然后回过头高喊了一声“兰姐姐这么认真一定可以见到新一哥哥的!”说着不等兰有所反应就快速迈开脚步追上前方的伙伴。
毛利兰怔忡片刻,反应过来园子那个家伙居然把这种事情跟一些小学生说,她不由腹诽真是越来越后悔当时对她吐露出真言了。
她靠在窗边,父亲嫌弃饭菜难以下咽的声音渐渐降了下来,身边恢复了宁静。时光在不知不觉间静悄悄的流淌,一年一年,反复了一个又一个夏天。
记忆里的树影疏离的摇曳,夏蝉长长久久的歌唱,浮云连绵起伏,拉长了夏日的时间线。
隔着窗,灿烂的阳光晃了她的眼。
想你的心脏无法那么逞强,只好佯装着自己不痛不痒。
当听到妃英理指责毛利大叔是个酒鬼的那一刻,她模模糊糊地想,就快要见面了吧。
那一年,工藤新一十九岁,毛利兰十八岁。

——————————————————

PS:
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日本的考试制度,这里就冒昧地套用天朝制度,我知道这么做很不严谨←_←

评论
热度(11)

一只杂食性动物,一条咸鱼,一个不定时有些乱七八糟产出的姑且称之为写手的小透明。
一只混迹在古风圈、二次元和欧美圈然后痴迷苏打绿的猫,说着略有涉猎,其实对很多东西都不甚了解。
强迫症晚期选择恐惧症晚期懒癌晚期拖延症晚期,因为迷恋冷CP故被迫自割腿肉。
愿望是有一天可以给每一个喜欢过的人和每一对沉迷过的CP留下些文字。
本质是个话痨,只是不太善于社交…唔,欢迎勾搭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