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醉 | Powered by LOFTER

【新兰】Summer Memories 9

九、

【而你,在离开我之后,全没有改变;而我,在离开你之后,就一直往前。】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正当她忙于打扫卫生时,电话铃声不合时宜地响起来。
毛利兰按下接听键,多年来养成的习惯让她脱口而出:“喂,这里是毛利侦探事务所。请问您哪位?”
听筒里传来工藤新一的声音:“兰,是我。”

毛利兰看了看被睡神带走的父亲,挂了电话后便撑起伞往外跑去。
昏暗的天空低垂,让人皱眉的压迫感沉闷的散发开来,暴雨不期而至。
属于夏天的雨季总是汹涌的澎湃而来,让人无法预料无法抵挡它的侵袭。
毛利兰撑着伞,来到约定地,不出所料的看到那人一身湿透的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中。
她举起伞跑过去,被他一手接过。“我来撑吧。我……比较高。”
因为同撑一把伞的缘故,两人的身体若有若无的贴合。谁的下颌掠过谁扬起的发梢,瞬间无法自已的心悸。
看着眼前这个人手忙脚乱的样子,毛利兰不由的笑出了声。
“晚上好,工藤警部补。”
工藤新一欲哭无泪。
之前刚接到服部平次的电话,服部那个家伙说要告诉自己兰的烦恼,最后却带着明显的添油加醋说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以及大喊着工藤不能让女朋友逃掉啊什么的,发表了一大串不打标点不加停顿的长篇大论。
嘛,尽管如此,工藤新一还是很感谢他的。毕竟因为他和和叶的帮忙,自己才能够明白兰的想法。
因为,就算他是福尔摩斯,也无法推理出的吧,自己喜欢的女孩的内心。

路灯有些昏黄,工藤新一的影子将毛利兰笼罩,两个人的距离近得只要一环手,就是一个拥抱。
“兰,你听我说……”工藤新一开口,却支支吾吾不知该如何表达。
“兰,服部都告诉我了。”
毛利兰听着,眼角微微发涩。
“别担心追不上来,我…我会停下来等你。”工藤新一凝视着毛利兰的眼睛,天蓝色的瞳孔中是满溢的温柔。
他伸手,揽过背对着自己的女友,感受着她一瞬间僵硬的身体,看着她渐渐顺从的表情。
毛利兰微仰起头,先前一颗喧嚣沉浮的心终于安定下来。

迟来的拥抱,仿佛渴求了多年的温暖和爱恋,刻骨而震撼。
贴合的薄唇,仿佛上辈子就已经契合的感情,缠绵而深刻。

听得到么,从心底咏叹起的永恒情歌,声音很美很轻,就这样把我唱给你听。
那一年,工藤新一二十六岁,毛利兰二十五岁。

评论
热度(8)

一只杂食性动物,一条咸鱼,一个不定时有些乱七八糟产出的姑且称之为写手的小透明。
一只混迹在古风圈、二次元和欧美圈然后痴迷苏打绿的猫,说着略有涉猎,其实对很多东西都不甚了解。
强迫症晚期选择恐惧症晚期懒癌晚期拖延症晚期,因为迷恋冷CP故被迫自割腿肉。
愿望是有一天可以给每一个喜欢过的人和每一对沉迷过的CP留下些文字。
本质是个话痨,只是不太善于社交…唔,欢迎勾搭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