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醉 | Powered by LOFTER

【斑夏】似是终局 02


PS:时间轴有私设。
   人设恐ooc。
—————————————————————

02/

他和斑的所谓缘分,不过是维系在玲子外婆所遗留下的那一本友人帐上而已。

夏目记得,在某一次与妖怪告别之后,不知是触景生情还是怎么的,他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一念,来不及思考便脱口而出:“直到最后,老师也会陪着我的吧。”

夏目当时并没有意识到,他是怀揣着怎样一副惴惴不安的表情望着斑,以至于让斑吞下了好一些戏谑之言。

有那么一刻,他希望得到对方的肯定回答。

“意思是我可以吃你吗?”

不紧不慢的回答,不得不说颇有几分煞风景的意味在内。

“会不会有一天,老师会对我产生感情呢?”鬼使神差般,他问出了口。

“那么你会不会对我产生感情呢?”已经走远的斑漫不经心的回应着,夏目看不见他的表情。

我会……对他产生感情吗?

“这就难说了。”

夏目记得,那次谈话最后以他说出“如果我在中途死去,那么友人帐就由老师接手”为终。

而斑停顿了一瞬,然后欣然允诺。

在那以后,这样的对话不断重现。

夏目自己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执着于寻觅什么,应证什么。

当他意识到的时候,友人帐已经只剩下薄薄几页。

他惊觉,自己早已离不开斑。

那是一种近乎于依恋的感觉,没有轰轰烈烈的躁动,也没有如胶似漆的粘腻。这份情感淡好得像空气一样,却又绵延慢长,充斥于每一个可能会被忽略的地方。

夏目开始尝试以各种借口搪塞前来讨要名字的妖怪,以拖延友人帐变薄消失的速度。

没多久,他却又因为那莫名其妙的负罪感而放弃这种行为。

在某个午后,夏目终于决定在友人帐上签满自己的名字。

当他的笔划过约莫一半页数的纸张时,他听到身后斑的声音。

“你在干什么呐,夏目。”

那一瞬间,仿佛全身力气被抽空一般,夏目手
中的笔应声停滞。

他回过身来,深吸了一口气。

“很抱歉呐老师,说好我死后友人帐归你所有,只怕到时候已经没有名字留下了呢。”

“老师说过的吧,就算哪天我看不见妖怪了,在你得到友人帐之前也别想跑这种话。”

夏目闭了闭眼,扯出一个僵硬的微笑。

“老师之后有什么打算呢?”

“不管怎么说,我还能看到你。”

“所以……”

所以。

所以什么呢?

所以你会离开这里吧。

因为你说过“我一辈子都不需要会让我永远留下来的地方。”

斑并没有即刻回答,他一改往日嬉皮笑脸,一动不动地盯着夏目。

夏目咬了咬唇,挪开视线。

“所以,老师会留下来吗?”

小到不真实的音量,不过的确被斑成功地捕捉到。

窗外的雏鸟细细地鸣叫着,大片大片的斑驳随日光倾泻而下。

许久都没有回答。

久到夏目僵笑的唇角开始打颤。

久到夏目以为不会有回答的时候,他听到了对方的声音。

“如果有七辻屋的馒头和羊羹的话,可以考虑。”

那一刻,夏目想,一定是这蓝天白云过于晃眼,否则为何眼角会干痛到酸涩。

评论(4)
热度(24)

一只杂食性动物,一条咸鱼,一个不定时有些乱七八糟产出的姑且称之为写手的小透明。
一只混迹在古风圈、二次元和欧美圈然后痴迷苏打绿的猫,说着略有涉猎,其实对很多东西都不甚了解。
强迫症晚期选择恐惧症晚期懒癌晚期拖延症晚期,因为迷恋冷CP故被迫自割腿肉。
愿望是有一天可以给每一个喜欢过的人和每一对沉迷过的CP留下些文字。
本质是个话痨,只是不太善于社交…唔,欢迎勾搭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