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醉 | Powered by LOFTER

【斑夏】似是终局 03

PS:请不要介意夏目里有没有床这种东西。
    然而名取先生已经看透了一切。
    重申私设如山。
—————————————————————

03/

夏目并不了解为什么除妖师会介入到这种事情里来。

当他回到家时,满屋子的符咒在风中飞舞,而他的猫咪老师平躺在他的床上,脏兮兮的爪子在雪白的床单上留下无数的梅花印。

夏目一手把猫扔开,另一手抽出床单走向洗衣机。

眼看这样的场面不断重现,且愈演愈烈,最终,忍无可忍的夏目找来罪魁祸首约谈。

“对于除妖师而言,如果有人被妖怪拐走,带离人类社会,会是一个很棘手的问题。”

露天的咖啡厅里,整个事件里少有的中立者,名取周一先生这么解释道。

“一只高级妖怪常期定居在一个人类家里,这种传闻在妖多嘴杂的八原很容易被有心人听了去。”

“不过,看起来给你带来不小的麻烦呢。”

名取看向他,笑容灿烂。

夏目盯着眼前的人半晌,勉强按下微跳的额角。

“很难想象名取先生完——全——没有参与这件事啊。”

“哈啊,不过我这次是真的没有插手呢。”

身为演员的职业素养使他的动作神态自然得体。

“呐,夏目。”名取歪了歪头,状似不经意地问,“对于夏目来说,人类和妖怪哪个更重要一些呢?”

突然间切换的话题令夏目有些应接不暇,他撑着脑袋,思索片刻。

“因为都是朋友啊……”

因为都是朋友,塔子阿姨滋叔叔,田沼和多轨,西村北本,丙和三篠,小狐狸和中级他们,都是一样的啊。

“这样啊,如果一定要作出选择呢?”

敛去了笑意,名取眼中多了几分探究与严肃。

“这种事情,才不是必要的吧!”

话一出口,他的思绪不知怎的便开始兀自游走,嘈杂的画面悉数袭来。

那些害怕的表情,躲闪的慌张,怀疑的神线,一切真诚与善良的笑意在失望与不信任之间被日渐消磨殆尽。

那呼喊着“不要过来”的声音越发尖利刺耳,不断叫嚣着,叫嚣着,就快要刺穿耳膜。

直至自己哭泣着的呼救声也一并被湮没,只有将痛楚嚼碎后独自咽下。

大部分人都不能接受妖怪的存在。

以及……能够看到妖怪的自己。

很小的时候,在他辗转于各路亲戚之间时,便早早地认清了这个事实。

不可否认,在这一方面,他是相当贪心的人。他贪恋于每一点温柔与美好,渴望于将一切温暖据为己有。

即便是稍纵即逝,也会像飞蛾扑火那般,在所不辞。

“啊啊,夏目一直都是这么温柔呢。”

名取恢复了无声的笑意。

强大而温柔的孤独。

看着眼前的这个少年,他的温柔,他的倔强,他的裹足不前,名取忽而这么想到。

“这件事情我会出面,如果夏目真的很喜欢那只猫咪的话。”

“那就麻烦名取先生了。”

迟疑了一瞬,他追述:“谢谢。”

“啊,不用谢。因为我们是朋友吧。”

等……等一下!

夏目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如果真的很喜欢那只猫咪的话?!

名取先生笑得一脸狡黠。

评论
热度(25)

一只杂食性动物,一条咸鱼,一个不定时有些乱七八糟产出的姑且称之为写手的小透明。
一只混迹在古风圈、二次元和欧美圈然后痴迷苏打绿的猫,说着略有涉猎,其实对很多东西都不甚了解。
强迫症晚期选择恐惧症晚期懒癌晚期拖延症晚期,因为迷恋冷CP故被迫自割腿肉。
愿望是有一天可以给每一个喜欢过的人和每一对沉迷过的CP留下些文字。
本质是个话痨,只是不太善于社交…唔,欢迎勾搭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