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醉 | Powered by LOFTER

【斑夏】似是终局 07

PS:

我只是单纯觉得“风见铃子”这个名字很有画面感,尤其是前三个字。

关于“铃子”的发音应该可以和“玲子”同音,我记得小女神花铃里的“铃”和“玲子”的“玲”就是同音。

错了的话,请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我是真的不懂日语。【手动再见

—————————————————————

07/

夏目醒来的时候,斑还是没有回来。

不过,窗外的雷雨倒是停了下来。

他百无聊赖地打开电视机,然后随手按起了身边的摇控器。

翻过一眼就能看出幕后黑手的推理剧,翻过嘻嘻哈哈笑作一团的综艺,翻过缠绵悱恻丝缕不绝的文艺爱情片,翻到了八点档的狗血家庭伦理剧。

叹了口气,他打算再一次更换频道。

按下翻页键的同时,女二号撕心裂肺的尖叫声毫无预召地敲击上他的耳膜。

“我在你的心里难道还比不上一个死人吗!”

大到离谱的一声心跳。

他连忙摇头,想要将一些乱七八糟的念头甩出脑海。

几番尝试无果后,他起身关掉电视。

这种时候果然还是出去走走好了。

话虽这么说,毕竟天公不作美。

接近于梅雨时节的天气格外难耐,雨后增加的湿度非但没有减缓这种不适,反而使空气更显闷热。

就好像是一床湿冷的毯子粘在身上,怎么扯,怎么拽,踢也好,打也罢,那种不适感总也脱不开身。

夏目走过桥,经过七辻屋,前往不远处的杂货店。

走着走着,他听着嘭的一声,似是什么东西撞上了路对面的电线杆。等他看过去时,却只瞥见了谁随风飘起的水手服衣角。

夏目眨了眨眼睛,匿在转角处的那人感受到他追过来的视线,又往墙角缩进了几分。

夏目没有作声,径自往前走。

没多久,身边又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响。

顷刻间,有什么从他身旁刷地一声经过,动作快到只留下了残影。

夏目揉了揉眼睛,擦身而过的一瞬间,他隐约看见对方暗橙色长发下那一对琥珀色的眼眸。

不知怎么,那双眸子让他莫名地似曾相识。

就好像,是某个熟识已久的故人。

“铃子。”

这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匆匆打断了他的思考。听起来是一个男声。

他的心跳漏了一拍。

“铃子!”

夏目察觉到自己的心跳速度似乎有些脱离控制。

“铃——子——”

他感到一阵心惊,随之而来的眩晕感提醒着他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呼之欲出。

他猛地回过头。

“风见铃子!”

他看到一个双马尾的女孩子从不知何处跑出来,扑上了呼唤她的男生。

那男生对上夏目直愣愣的眼神,眯着眼睛笑了笑作为答复。

哽在喉间的窒息感终于得到缓解,夏目舒了一口气,暗笑自己也实在是多心。

他回过身,平复了下心情,打算继续往前走。

刚迈出腿,他冷不丁地撞见一个人。

那人站在他面前,因为低着头而看不清脸。

暗橙色的长发在风中飞舞,洗得略微有些褪色的校服,一种穿越时空风尘的沧桑感顿时扑面而来,是那么迷离,那么温柔,那么得,具有吸引力。

她是……刚才那个人吗?

还是说,是妖怪呢?

夏目一边打量着她,一边暗自揣测眼前这人的身份。

这时,她抬起了头,琥珀色的瞳孔撞上了他的影子。

她弯起了嘴角,在春日的和风里微笑。

夏目玲子,就这么站在他的面前,微笑。

他僵立在原地,试图寻找出那双眸子中属于他家猫咪老师的痕迹。

然而她的眼底尽是清澈笑意。

属于那个人的,独一无二的笑意。

下一秒,他听见她用记忆里的音色说:“真是迟到的见面呐,夏目贵志君。”

评论
热度(19)

一只杂食性动物,一条咸鱼,一个不定时有些乱七八糟产出的姑且称之为写手的小透明。
一只混迹在古风圈、二次元和欧美圈然后痴迷苏打绿的猫,说着略有涉猎,其实对很多东西都不甚了解。
强迫症晚期选择恐惧症晚期懒癌晚期拖延症晚期,因为迷恋冷CP故被迫自割腿肉。
愿望是有一天可以给每一个喜欢过的人和每一对沉迷过的CP留下些文字。
本质是个话痨,只是不太善于社交…唔,欢迎勾搭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