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醉 | Powered by LOFTER

【斑夏】似是终局 09

PS:

三三独白上篇。

溺死在作业堆中的我最近卡文了。

我尽力在模仿三三的口吻然后我失败了。
—————————————————————

09/

说实话,斑还是很庆幸夏目没有追问下去的。

毕竟这问题可真真是难回答。

事实上这个问题也曾困扰上他好一阵子。

约他出去喝酒的妖怪中不乏有一些酒品差的,醉了以后大着舌头翻点陈年旧账,芝麻点大的事儿都能被挖出来反复咀嚼上好多遍。

说着说着那群家伙就开始没大没小,当着他的面八卦起过去那么些个事儿。

他这一辈子落人口舌的举动并没有多少,唯二可供人酒后闲谈的也就是当年和夏目玲子那点个破事儿,以及这次留在夏目贵志家里这两次。

那群家伙聊着聊着就点起了他的名字,调侃起他和夏目玲子来。

说着什么要不是你当年那么殷勤她肯定能注意到我啊,一会儿又追问他她当年早夭是什么原因。

他只顾自己闷头喝酒,不想去回答,却又抵不过醉酒的妖群推推搡搡。

他听到有人问斑你喜欢夏目玲子吗。

他再一次将酒送入口的手顿在了半空中。

他喜欢夏目玲子吗?

所以说这种问题到底是怎么出现的啊。

他和夏目玲子是走得很近没错,要说他向她献殷勤吧,这说法大致也能凑和。

但仔细想下来他又没有做什么,他不过是三天两头和她插科打混,因为名字的所属权问题而和她纠缠不清。

要说他做的最暧昧的一件事,得是那回他把高烧昏迷的她连夜送往医院,然后又在那里陪她到醒来为止。

仔细想来各种流言蜚语似乎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那么回到那个问题,他真的喜欢她吗?

直到现在,他也依旧没有答案。

说起来,她给他的感觉多少有些不一般。

初次见面时她暧橙色的长发在阳光下拂过他的眼角,让他感到一种陌生而又熟悉的温暖。

啊,这么形容可真是矫情。

只是他不愿将这种感觉冒然归之于所谓感情。

所以没有答案。

嘛,想不清楚就别想了,毕竟他年纪也大了,头脑也不再那么灵活好使了。

斑翻了个身,无谓地想着。

这么说,夏目那家伙怎么突然就提起她了呢。

想不通。

话说回来,今天他会出现在这里完全是个意外。

喝完酒回来的他顺路回家,走到半路就被不远处的场面给惊吓到了。

谁能告诉他这是什么情况。

他看到两个夏目面对面,大眼瞪小眼。

起初他以为是自己喝过头产生的幻觉,只是越走近这两个人的身形越清晰。

他危险地眯起了眼睛。

大致看了眼情况,然后他果断遵从自己的直觉跳上了一方的肩。

确保自己站稳后,他又瞥了一眼对面的人。

那不是夏目。

那双银灰色的眸子好像有一股吸力,让他的重心都随之偏移。

一瞬间的大脑卡壳后,他闭上了眼。

他想起来她是谁了。

评论
热度(18)

一只杂食性动物,一条咸鱼,一个不定时有些乱七八糟产出的姑且称之为写手的小透明。
一只混迹在古风圈、二次元和欧美圈然后痴迷苏打绿的猫,说着略有涉猎,其实对很多东西都不甚了解。
强迫症晚期选择恐惧症晚期懒癌晚期拖延症晚期,因为迷恋冷CP故被迫自割腿肉。
愿望是有一天可以给每一个喜欢过的人和每一对沉迷过的CP留下些文字。
本质是个话痨,只是不太善于社交…唔,欢迎勾搭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