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醉 | Powered by LOFTER

【斑夏】似是终局 11

PS:

下章完结,番外会开车。

人一懒就不想码字更文。【趴。

—————————————————————

11/

月光如水。

春夏交迭之际,已有些许知了耐不住寂寞早早地爬上了树,在这片星辉斑斓里放起了歌。

夏目又一次被聒噪的蝉呜吵醒。

他伸手摸了摸身旁的床铺,一片凉意。

借着窗外洒进来的月光,他眯起眼,费力地看向对面墙壁上高悬的那只钟。

凌晨两点多。

那人还是没有回来。

他支着身子坐起来,犹豫着要不要去找斑。说是找,不过是接他回来罢了。毕竟这个时候,他只可能在那一个地方。

手背贴着额头滑下来,刚好覆上他的眼睛。

这个时候,这一天,他的猫咪老师会为他从未曾面见那个的亲人吊唁。

这是他在他们同居快满一年时才得知的事情。

他记得三年前的这一天,中级们拖着烂醉不醒,说着胡话酒品又差的猫咪老师夜闯他家,说着什么斑大人醉得不省人事,麻烦夏目大人帮忙照顾一下。

在他义正辞严地回绝以前,那一对活宝就趁机逃之夭夭了,只留下他一个人善后。

于是第二天,被吵醒后再也没有睡着的夏目去找那两只中级兴师问罪。

他是在那个时候才知道的,斑自从夏目玲子死去后,每逢祭日必去祭拜,每每都是不醉不归。也是自那时起,夏目被迫接受了在每年这天将醉了的斑带回家的艰巨任务。

他看了看天色,所以,该去找他了吧。

他捞起挂在椅背上的外套,却始终下不了出门的决心。

他在怕。

他怕看到那人眼中至深的留恋,他怕那眼光穿过了万千热情的观众,停留在他的眼前。因为他知道,它本应该真真切切地投射在一个并不出现在这里的人身上。

夏目披上外套,向外走去。

这五月底六月初的夜晚,空气还没有回暖到夏的温度,踩在石阶上时全身泛起的刺骨凉意依旧让毫无准备的他条件反射般地战粟了片刻。

他打着手电,加快步伐。

不管怎么说,也不能让他的猫咪老师醉死在那个地方呐。

还没到那地方,远远地,他就听到了熟悉的歌声。说是歌声,却也没有一句在调上。他走近后,听到那人扯着嗓子在喊,来来回回也不过是这么两句。

“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夏目强按下加速的心跳,走上前去。

“老师,回家了。”

他看到斑倚着石头对着月亮的背影。

他顿住了脚步。

夏目并不是第一次看到斑的人形,很久以前,在他的利诱之下,那人就曾向他展示过,不是他或夏目玲子,而是真正的自己的人形。

其实他早有想象过,那人变作人形会是怎样一般风情,即便是作好了心理准备,在初见时他仍是忍不住惊叹出了声。

只可惜,斑秉承着“修成人形是低级妖怪才爱琢磨的事儿”这样的想法,在那之后就再也没有现过人形。

而现在,他第二次,以这样的形态出现在夏目眼前。

斑银白色的长发随意地用一根红绳束起来了,绳坠是玉制的狐狸脸,风吹起来的时候碰撞在一起,清清泠泠的。有些发丝滑在他月白色的浴衣上,干净的月白浴衣,只有些零碎的樱花花瓣。

斑转过头来,夏目看到他浅金色的眼眸,还有他眉间熟悉的红色印记。

“玲子?”

斑偏了偏头,不确定地开口,眼眸因醉意而蒙上了一层雾气。

夏目走近他,拉起他的手,“我不是外婆。”

索性要醉过了那个程度,斑倒也还听话,任由夏目拉着他,往回家的路上走去。

“夏目。”

斑将那只手握得更紧了些。

“我在。”

夏目安抚性地回握了一下。

流云飘过,落在他琥珀色的眼眸里。他想,这天气,大半夜出来终究还是稍凉了些。

走着走着下一刻,他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他木然的愣在原地,听着身后人的呢喃细语。

“我喜欢你啊。”

那人温热的气息贴着他的脸庞爬上他的耳尖,熏得他的侧脸微微泛红。

夏目条件反射性地闭上了眼睛。

这么多年了,他默默地关注着斑,偷偷地喜欢着斑,想要将自己所拥有的一切都给予斑。

他悉心地体察斑的一切心理变化,正因为他知道玲子外婆在斑心中不可更替的地位,也明白斑年复一年的思念与不舍,所以他从未指望过这人会给予他任何回复。

而告白却在他最为猝不及防的时刻到来。

有一瞬间,他有那么一股冲动,想要伸手回抱住他,告诉他自己心中的浓厚情感,分享一切缱绻的爱意。

然而他用尽全力克制住了这份冲动。

不可以。

我不是夏目玲子啊。

我不是夏目玲子,也不愿意傻傻地接受这份感情,假装自己得到了你的心,然后扮作她出现在你的眼前。

我不愿意以这种方式去欺骗你的感情。

夏目睁开眼,努力忽略掉心中足以将他凌迟的钝痛。

“老师,你醉了。”

他一字一顿的强调着,继而用力挣脱那个温暖的怀抱。

凉风一下子灌向了周身。

他自顾自往前走,再也没有回头。

斑注视着他离去的背影,他的眼中一片清明。

评论(8)
热度(43)

一只杂食性动物,一条咸鱼,一个不定时有些乱七八糟产出的姑且称之为写手的小透明。
一只混迹在古风圈、二次元和欧美圈然后痴迷苏打绿的猫,说着略有涉猎,其实对很多东西都不甚了解。
强迫症晚期选择恐惧症晚期懒癌晚期拖延症晚期,因为迷恋冷CP故被迫自割腿肉。
愿望是有一天可以给每一个喜欢过的人和每一对沉迷过的CP留下些文字。
本质是个话痨,只是不太善于社交…唔,欢迎勾搭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