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醉 | Powered by LOFTER

一点碎碎念

最后还是没忍住,问了我妈如果哪天我喜欢上一个女孩子怎么办。
因为还是有些害怕,所以装作不经意间开玩笑的语调。
我妈想了想一脸严肃地说如果她也喜欢你那么没关系啊。然后她就笑了,又说不过你喜欢的女孩子喜欢你的几率应该比你喜欢的男孩子喜欢你的几率要小很多吧。
然后她又强调了一遍如果她也喜欢你那么没关系。
当时眼泪差点就下来了。
虽然现在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个双,并且暂时还有喜欢的男生。
但是我真的觉得有这样一个理性的,开放的,并且爱我的母亲是我也许几辈子积攒下来的福分。

安奈:

如果尽过全力了,总会有些变化的吧⋯⋯

竹染轩阴:


已经把我关于这个话题想说的能说的思考了很久的东西都清楚表达出来了。
无以言表 只能说爱您。

说起来我妈也曾经直接问过我:你是不是喜欢女孩子啊?
我说还没有。
她说哦。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其实讲道理我也觉的自己是个双,多数人都是双。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会和两万个人一见钟情,里面有男孩子也有女孩子,都是一样美好的邂逅。

顺便一提,我觉得民族歧视也同理可证。
女尊也同样很让人膈应。
所谓攻和受的划分下了床什么都不算。

以及同样大力推荐思想悼亡者。
尤其是倒数第二段间奏那里,是情感和呼告的巅峰,足够让人灵魂震颤。

语言尖锐?又不上税。


姜撞奶不是奶:











    一开始,我在思考,为什么“女汉子”这个词带有褒义,“伪娘”这个词就代表贬义呢?你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难道不是由你自己决定,而是由性别决定的吗?






    我在思考,为什么女性依附男性让人觉得习以为常,为什么男性依附女性就会被人骂“吃软饭的”?






    我在思考,为什么女性作为一个家庭主妇是普遍的,而男性作为家庭主夫是被人所歧视的?






    这是我平权思想真正觉醒的时候。是的,我没有用女权,虽然女权和平权是同一样东西,但是很多人会误会,会认为女权是一种想要表达的是一种女尊男卑的东西。不是的,它所强调的是不因为固有的性别角色限定一个人,赋予男性和女性同样的选择的权力。我的这种思想,刚开始是从男性的角度出发的,足以看出平权——或者说女权——不是单一一个性别的事。据我所知,非常多男性要支持女权。






    (况且性别本来就不止两种,估计大部分人都认识不到,就更别说平等了,还是从男女性开始吧)






    固有的性别角色限定是什么呢?我觉得大家大概都听说过“男生适合学理科,女生适合学文科”“男生逻辑性强,女生记忆力好”(扯淡你们知道文科学深了逻辑性比理科强多少吗)(澄清一下,我是学理工科的)“男生需要责任感、方向感……女生就不用了”“女生活得那么累干什么,像个男人一样”等等等等……从这些话里我们可以很明确地看出,人们普遍地要求男性拥有一种“男性气质”——包括但不限于阳刚、强壮、有责任感、不拘小节、感情内敛、理性,要求女性有“女性气质”——包括但不限于温柔体贴、顺从、感性整洁爱干净会做家务活儿、可以不用学得很深、回归家庭、不用出门工作抛头露面……我有点手痒,出去找个什么东西揍一下先。






    好了我回来了,我们继续。






    在我看来这种东西很扯淡……我真的不需要什么女士优先你拉开门要我先走什么的,因为在我看来男女是没有什么分别的。我也会拉开门让别人先走,不是出于性别或者绅士风度,而是礼貌。绅士风度本身就是男权社会的产物。我和别人一起出去吃饭的时候不需要男性埋单,而是各付各的。我的方向感很好,经常是带路的那一个。我跟别人一起搬书的时候会问别人搬不搬得动,需不需要我帮忙,无论男女。很多时候我甚至意识不到有性别差异。我手贱,认识我的所有人都被我掐过腰。






    (顺便说一句,那种一昧要求别人付出还讲什么女权的女性……不是真正的女权主义者,为了不要让这种人给女权主义泼污水,请你们遇到这种人见一次叼一次[不])






    直到什么时候呢?直到我高三的时候。






    我们学校很魔性,高中分三次班,入学一次,高一末一次,高二末一次。意思就是高中三年每年都在不同的班、不同的宿舍。高三时我一回到宿舍先带上耳机放音乐,等到宿管查完房之后开始噼里啪啦打字,努力隔绝掉宿舍里“那个谁谁谁好娘啊”“那个谁谁谁性格好好啊嫁给他一定很幸福”这样的话。我切切实实地意识到,原来我过去的十七年都活在象牙塔里。我知道在国家范围内、在世界范围内,平权的路还很长很长,长到不知道多少年才可能有个结果。但是我过去十七年,一直活在一个理智而清明的环境里,我以为我身边的人会一直都是这样。






    太年轻了,太天真了。






    我要怎么告诉他们,男性和女性真的不是割裂的两种生物。不是只有女生可以看言情,也不是所有女生都看言情。不是男性就一定不能斤斤计较、不能没有方向感、不能比较弱气、必须承担一切。男权主义对男性和女性都是一种迫害,它给予想要成为自己的人压力。实际上,男性和女性大脑结构几乎没有差异,就算有也是个体和个体之间正常的差异水平,和性别无关。你们所谓的“男生适合学理科”“女生适合学文科”完全就是一种观念的灌输造就的结果,跟那个挑出一群没有差异的孩子,告诉其中一部分他们比较优秀,告诉其中一部分比较平庸,结果被告知优秀的那一批发展得比被告知平庸的那一批好的原理是一样的。就算有,那也只是生理构造上的。就像有一次一个姑娘问我,“可是只有女性才能生孩子,男性不行啊。”






    这个我必须承认是有差异,但我们现在争取的是选择平等。我可以选择我喜欢的专业、喜欢的职业、做我喜欢的事、成为我喜欢的那种人,而不是因为我的性别,我就必须成为固定的那一种形象。不是我可以生育,我的责任就是生育。那不孕不育的怎么办?罪大恶极啊旁友们。男权社会的形成是由社会分工决定的,因为在封建社会里的男性体力整体水平比女性高,才渐渐演化成我们现在所知的男女分工形象,譬如“男主外女主内”(我打这句话的时候老是会打成男主内女主外,不知道为什么)。随着科技发展,生理上对性别差异的影响会越来越小,体力上技术程度比较低的工作会逐渐被机器取代,甚至技术比较高精尖的也会慢慢被取代(这里的技术是狭义上的技术)。真正难以取代的是人文。我们在向一个知识经济、脑力劳动的社会发展,这意味着生理上的差异会变得不再重要。直到人工子宫真正投入使用,男性可以受孕,精子转卵子的技术、卵子转精子的技术的实现(后者已经有成功的案例了),性别可能真正地实现平等。之所以是“可能”,因为观念的转变是很难的。






    像是这种割裂的性别看待,我们一般称其为“性别二分化”,而且出现在很多地方,包括同性恋里面的“攻”和“受”(打得我好膈应啊)、“t”和“p”。诶大家就觉得很奇怪了,怎么同性恋都已经同性了,好好的还非得要搞一个性别分化出来。除了体位的区别,你可以说一个人在这段关系里是“弱势”的,或者“强势”的,也可以是两个人“平等”的,这些都是有可能的,但是1和0这个就很懵逼了……






    回到开头,我其实非常讨厌“女汉子”和“伪娘”这样的词,就像讨厌“老百姓”那样讨厌(当年看刘瑜的时候居然没懂,估计是因为年纪太小吧),原因现在你们都知道了。“攻”“受”这样的说法也比较讨厌,这个是我不喜欢大部分腐人士的原因……真的很膈应啊。






    为什么会讲到这件事呢?






    我一直以为我的母亲是一个非常开明的人。我出柜几乎是毫无波动的,就是一家人在外面吃晚饭,我告诉他们我喜欢一个女生。我妈就懵逼了,问,诶性向这个东西不是很难改变的么(因为我之前喜欢过男生)。






    看看这个思想觉悟啊旁友们,现在很多腐女还拿着“只是爱的那个人是同性”这样的论调说话,我妈简直比他们高端一百倍啊。什么是性向?就是你会被固定的一种类别的人所吸引,包括但不限于性别,还有性格等等等等。性向这种东西不是不能改变,而是很难改变。学过生物的都知道,性状由基因决定,被环境影响。下次你们看到这么说话的腐女腐男就可以跟他们装逼了。






    我就是,哦,可能我是双性恋吧。然后一家人很淡定地继续吃饭。我爹也真的是连一根毛的反应都没有。我妈就,哦。






    这样一个妈,在我跟她抱怨男女平权很少人能理解,很难的时候,她说我幼稚。






    两年前一个姑娘当着我的面只承认男同不承认女同时,我正在和高中同学聚会,整个人当时就不好了,直接脱队跑去书城找一个角落哭,找一个角落委屈。






    时隔两年我不会再脆弱到要哭,但是内心真的刷地就冷了。






    我最喜欢的写手priest有一篇小说,叫《杀破狼》,古代背景。主角长庚——大名李旻——说道,“我想有一天国家昌明,百姓人人有事可做,四海安定,我的将军不必死守边关,想像奉函公一直抗争的那样,解开皇权和紫流金之间的死结,想让那些地上跑的火机都在田间地头,天上飞的长鸢中坐满了拖家带口回老家探亲的寻常旅人……每个人都可以有尊严地活。”






    他的想法已经有了一种从封建向民主转变的雏形。本文的另外一个男主角顾昀觉得幼稚吗,觉得,他觉得这听起来都像是不可达成的。但是接下来顾昀有一段心理活动:如今这世道,一脚凉水一脚淤泥,人在其中免不了举步维艰,走得时间长了,从里到外都是冷的,有颗还会往外淌热血的心,坚持一条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路不容易。要是别人……特别是至亲也来泼凉水当绊脚石,岂不是也太可怜了吗?






    二千年前的人们不相信人上天到太空中,几百年前还没有什么“自由恋爱”,五十年前同性恋还是一种病,没有人想到有一天世界上有那么多国家会同性恋婚姻合法。美国全境婚姻合法那天,我看见新闻,眼泪刷地就下来了。油管为此出的那个短片《骄傲去爱》,我看一次哭一次。有一次做英语精听做到这个视频的音频,一边听写一边擦眼泪。因为真的太不容易了,多少人,付出多少努力才有这个今天,才争取到这个权利?才不至于连伴侣病危时手术单都没法签,因为不是合法伴侣。






    我希望所有人都平等(不是指绝对平等那种平等,因为每个人生来就有差异),可以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做自己喜欢的事,与自己喜欢的人相爱相守,而不是受这个社会观念所迫。






    我选择的这条路,我努力的这个未来,在现在的你看来也许是幼稚的。我没有指望我能产生多么大的推动力,我只希望在这个进程里尽自己的一份力,为每个人有更美好的明天而努力。






    最后推荐一首歌,思想悼亡者,这是站在女性角度上讲女权的。b站av4340907。我特别喜欢里面的一段。






    『若此时还仍 后退后怕后悔






      被人擒住软肋 还当做自己可卑






      就别怪未来 低位低微低跪






      做消遣时称谓 颠倒舆论的装伪』






     给所有人。






     具体很多东西就不展开讲了,毕竟都有人讲过,感兴趣的人可以自己翻翻知乎翻翻果壳。



热度: 43 评论: 3
评论(3)
热度(43)
  1. 糖里有毒x客醉 转载了此文字
    感觉自己身边很多人都是接受不了女同的。男生之间总喜欢开些下流玩笑,但是提起同性恋还是一副鄙夷的神情。...
  2. 客醉安奈 转载了此文字
    最后还是没忍住,问了我妈如果哪天我喜欢上一个女孩子怎么办。因为还是有些害怕,所以装作不经意间开玩笑的...
  3. 喵呜奈纳竹染轩阴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内容好深……不过假腐太多,现在腐着一个圈子已经意义不明了。我至今都没弄清我的性向。有些事情提的多
  4. 安奈竹染轩阴 转载了此文字
    如果尽过全力了,总会有些变化的吧⋯⋯

一只杂食性动物,一条咸鱼,一个不定时有些乱七八糟产出的姑且称之为写手的小透明。
一只混迹在古风圈、二次元和欧美圈然后痴迷苏打绿的猫,说着略有涉猎,其实对很多东西都不甚了解。
强迫症晚期选择恐惧症晚期懒癌晚期拖延症晚期,因为迷恋冷CP故被迫自割腿肉。
愿望是有一天可以给每一个喜欢过的人和每一对沉迷过的CP留下些文字。
本质是个话痨,只是不太善于社交…唔,欢迎勾搭w